读书人的隐私,能叫隐私吗?

本文转载自一好友的微信公众号——青木长刀,原作者笔名孟浪。点此跳转至公众号原始链接。转载已获得授权。

pri01.jpg

这世界上,似乎有那么一个群体,默认是没有隐私的。

他们被代称为“读书人”。

上周的“3·30”事件,再一次有力的证实了这种现象,

而这是近几年来的第三起大型事件了。

2016年圣诞节,深圳市梧桐山职校AP班学生在宿舍里放置了飞雪,准备按照往年惯例庆祝圣诞节。为了防止学生因飞雪受伤,学校的鱼教导主任通知宿管,在学生上课期间对宿舍进行“突击检查”——由保安将学生的储物柜进行地毯式搜查,甚至撬开部分上锁的储物柜。

在学生投诉后,鱼主任利用早操时间做了一次不痛不痒的道歉声明:“要是我这次做错了,那这几十年我都做错了。”

2017年第二学期,为严格禁止学生使用手机,深圳市香蜜湖职校高一男♂年级长猩老师在晚上学生熄灯就寝后带领若干男女老师和宿管进入女生宿舍搜查,部分学生手机被没收,有习惯半裸或全裸睡的女同学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与侵犯。

2018年3月30号,“应家长要求”,深圳市罗湖甲骨文中学高一家委会组织若干学生家长,对学生进行突击搜查:在学生上课时间,家委会携带金属探测器进入学生宿舍、教室搜查手机,在诸如垃圾桶、吉他音孔、花坛土壤中搜查出数十部手机。不仅如此,部分学生的mp3、充电宝、耳机均遭到破坏,十余对同、异性情侣被处分。

pri02.jpg

在罗湖甲骨文中学事发之后,深圳知名电视频道第一现场的公众号第一时间发送推文,以详细但明显是偏袒校方的口吻介绍了全事件的始末。在文章的末尾,该文章作者对学校的做法表示支持。评论区也不乏拥护学校的声音。

pri03.jpg

现在的中小学生,大多数仍处在父母的监督之下,远离家庭求学他乡的人少之又少。即使离开了父母的两双眼睛,学校还有等着学生的几十双眼睛:教室有老师,宿舍有宿管,到处都是摄像头,厕所则成了学生唯一不被监视的地方。

其实这么多年过来,大家都慢慢承认了这种做法的合理性:学生都是孩子,不管就会放松,监控主要也不是为了监视学生,二是保护学生生命财产安全。

但是我在开头提到的三件事,与此有着完全不同的性质:学校/家长采用了更极端的措施,即进入宿舍“搜查”违禁品。

这样连每一寸土地都不放过的搜查真的是令人毛骨悚然。

梧桐山职校一事中,虽然学生声讨了鱼主任,但是鱼主任平时从教和管理学校都兢兢业业,所以事情并没有扩散开。而且最近鱼主任即将离校去北京学习,即使是当时diss其行为的学生也有一部分表示了不舍。

香蜜湖职校一事中,该学校历来背负着“监狱”的美称,学生早已学会在里面逆来顺受,加之猩级长本身态度强硬,事情不了了之。

而在罗湖甲骨文中学一事中,学生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被搜查班级部分学生选择报警,深圳民警也不负众望地出了警,与宿管交涉;一部分学生在朋友圈扩散此次事件,并引起了部分毕业学生和其他学校学生的关注。

但是这三件事有一个鲜明的共同点: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他们的行为都碰巧处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他们也熟练地倚仗着自己教育者或监护人的身份,打着法律的擦边球,侵犯了学生的隐私。

pri04.jpg

“3·30事件”之所以激起不少年轻人的愤慨,大概是因为,他们在学生时代都或多或少地遭受过这样的待遇。

搜查自己房间、宿舍的人是“最爱他们、最希望他们好的老师和家长”,所以他们可以打着“为了你好”的旗号,肆意侵犯他们的隐私权、践踏他们的隐私。

他们看着自己的物品被挨个排列展览,手机的聊天记录被一页页朗读,自己却只能无助地站在一旁,连哭泣都可以成为滔天的罪名。

这种事情早已是普遍的现象:许多家长不允许自己的孩子锁上房门,进房间不敲门,孩子若质疑,家长则会大谈“你难不成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要监督你学习”等理论;得寸进尺点的,甚至会翻看孩子的手机,美其名曰“检查你每天都在看什么”,孩子做何请求都无济于事。

这种做法,说到底,还是把孩子当成自己的财产或附属物,你是我的孩子,所以我对你持有绝对的权威与支配权,你的就是我的,我要你给我看什么,你没有权利拒绝。

而第一现场做法的恶劣之处,则在于:第一现场以媒体的身份,发表了支持甲骨文中学老师家长的做法,相当于宣布了这种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的做法,在深圳最权威的媒体之一看来,也是再合理寻常不过的。

若是说,在甲骨文中学三三零事件之前,被如此对待的学生还有一丝辩驳的底气,从今以后,学生们就只能做吃黄连的哑巴。

试想一下,以后学生的所有物被自己的老师或家长一丝不漏地过目,而自己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这种场景是不是十分可笑和可悲?

pri05.jpg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隐私权像学生的内裤,隐私像学生内裤里的东西,在学生未授权的情况下进去学生宿舍搜查学生的个人用品,似乎与扒掉学生的内裤让学生游街示众无异。

以“为了你好”“为了高考”甚至是“爱”的名义,光明正大地翻箱倒柜侵犯他人的隐私,换做是任何人都忍不了吧。这样直接恶化了学生和父母老师的关系,无论过了多久这个结也会很难解开。

可是这些事情都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每一个人身边,包括我,一个身处所谓深圳名校重点班的学生。

以我自己一点浅薄的经历判断,被剥夺了隐私的孩子,在性格或为人上多少有一些问题。而那些品学兼优的学生,在家里都得到了充分的尊重。

所以,我真诚地劝告那些还在无视着孩子隐私的家长:

你的孩子可能寒窗苦读两耳不闻窗外事,十载磨剑一战只求龙门跃,但是龙门一跃之后能支持着他跑完人生马拉松的,不是靠360°无死角监管换来的一纸文凭,而是用尊重与关怀浇灌长成的独立人格。

读书人的隐私,也是隐私。

读书人也是人。

pri06.jpg

 考完了
支持volte的一部老人机简评 
评论
如果无法正常加载评论,请针对disqus.com启用代/理

:D 获取中...

@ 2017-2018 Yuchen's Blog | 博客 | 图床 | 监控

基于 Typecho ,Theme Note. 粤ICP备17068137号

Made with by Tom.

觉得文章好的话,可以给我赞赏ヾ(・ω・*)ノ 上光荣榜w

支付宝
微信
QQ